今晚六合开奖结果

轻松学易经第五十四卦:归妹——雷泽归妹 兑下

添加时间:2019-06-13

  渐卦卦义为婚姻的嫡妻制度,出于尊重女权,故初始和过程多有艰辛,最终得以“其羽可用为仪”的六礼依次举行。归妹卦义为媵妾制度,嫡妻为正,媵妾为偏,故归妹卦六爻的中四爻因不得正而反获吉,盖合乎媵妾之德也。

  为何古人也说《周易》难懂?因为《周易》是超越时空的真理,故即使古人也很难看懂这一用合乎中古风俗的中古文字写成的《周易》古经。以归妹卦为例,虽然新社会实施了一夫一妻制度,但是归妹卦卦时仍然起作用,当今它以“二奶”、“情妇”的潜流形式存在于社会,由于是潜流,便没有礼制的约束,所以上六“女承筐无实,士刲羊无血,无攸利”的结局更加明显。

  文王、周公、孔子都是生活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时期,但是三圣将渐卦作为正式夫妻关系的卦,将归妹作为偏妻、媵妾的卦,此中早已揭示了人生的真相。渐卦的上卦为巽长女,归妹卦下卦兑少女,这就是说渐卦所以有吉祥的结局,是因为成熟贤良的长女主管家庭,它的地位是崇高的,而归妹卦将少女置于下位,这是对人人平等的否定,人生来应该平等,为何我与我姐姐天生不平等,这种当时社会的礼制约定必然会埋下祸根。三位圣人都知道,当时限于生产力的水平,媵妾制度乃是必须,孔子不得不先赞叹一番,但他们也觉悟到了归妹卦“征凶,无攸利”的最终后果。故悟道者,必是先知先觉者。

  彖曰:归妹,天地之大义也,天地不交,而万物不兴。归妹,人之终始也。说以动,所归妹也。征凶,位不当也。无攸利,柔乘刚也。

  ○归妹卦,下兑上震,雷泽归妹。《序卦传》:“渐者,进也。进必有所归,故受之以归妹。”渐卦为女归渐进之卦,渐卦最终是上九“鸿渐于陆,其羽可用为仪,吉”,此言“士昏礼”用鸿雁为礼仪,最终成婚,而归妹则是古代婚嫁中的姪娣制度。《仪礼·士昏礼》记载:“古者嫁女,必娣姪从之,谓之媵。”《公羊传·庄公十九年》:“媵者何?诸侯娶一国,以姪娣从,姪者何?兄之子也。娣者何?弟也。”这是说女子出嫁,嫁到夫家作正妻,随嫁的有“姪和娣”(即“媵”),“姪”为出嫁女子兄长的女儿,“娣”为出嫁女子的妹妹。她们过去只能作为庶妻,年龄不够,结婚三个月后回母国等待几年,到十五岁,再送归夫家。归妹卦反映的这种姪娣制度为当时社会所认可。

  归妹卦下兑为少女,就是随嫁的“姪和娣”(“媵”),因为年龄尚小为少女,故称为“妹”,上震代表娶妻与媵的长男。归妹卦属于当时的婚姻制度,与渐卦女子在外等待男方婚前六礼的正妻制不同,归妹之少女是陪嫁媵妾制,不待六礼而嫁,直接随从正妻(相当于陪嫁)送至夫家,故兑卦在内,震卦在外。归妹卦名直接取自卦象,上卦震长男是娶妻之主,下卦兑为陪嫁之妹也。此所以归妹与渐为互覆卦(同时也是变卦)。

  ○归妹卦,帛书《易》、秦简《归藏》、传本《归藏》同,唯熹平石经《周易》作“归昧”(梁丘易)。昧,《说文》:“爽,旦明也。从日未声。一曰闇也。”刘熙《释名》:

  昧,幽暗也。熹平石经《周易》为梁丘贺的本子,归妹作“归昧”,体现了归妹卦的媵妾卦义,归妹卦主爻九二称媵妾为“幽人”,正是“归昧”之义。

  归(歸),会意字,从止,从婦省,本义为女子出嫁。《士昏礼》疏引郑玄《目录》说,“士娶妻之礼,以昏为期,因而名焉。”按规定,男子在昏时亲迎新妇。以昏为名,所以称作昏礼。昏今作婚,即本于此。昧,与昏义近。

  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,姮娥窃之以奔月,将往,枚筮之于有黄,有黄占之曰:“吉。翩翩归妹,独将西行,逢天晦芒,毋惊毋恐,后且大昌。”

  这里的羿是夏后羿,姮娥(汉时避文帝刘恒讳,改为嫦娥)为后羿之妻。《归藏·履卦》射十日的羿可能是夏后羿二百年前的先君,尧帝时期东夷有窮氏部落首领(夷、羿音同,夷从弓,香港正版挂牌,羿从羽,善射、崇鸟之东夷族)。有窮氏,即有穹氏(穹,从弓),其图腾为太阳与三足乌,原有十个兄弟部落,后被大羿统一,此大羿射九乌九日传说之所出也,金乌负日传说最早见于大汶口东夷文化,大羿或发明太阳历。夏代后羿妻子嫦娥乃常羲部落首领之女(嫦娥即常羲),《山海经》“常羲生月十有二”,常羲部落图腾为月,或发明太阴历。

  昔有夏之方衰也,后羿自鉏迁于穷石,因夏民以代夏政。恃其射也,不修民事而淫于原兽。弃武罗、伯困、熊髡、龙圉而用寒浞。寒浞,伯明氏之谗子弟也。伯明后寒弃之,夷羿收之,信而使之,以为己相。浞行媚于内而施赂于外,愚弄其民而虞羿于田,树之诈慝以取其国家,外内咸服。羿犹不悛,将归自田,家众杀而亨之,以食其子。其子不忍食诸,死于穷门。……浞因羿室,生浇及豷,……。

  从前夏朝刚刚衰落的时候,后羿从鉏地迁到穷石,依靠夏朝的百姓取代了夏朝政权。后羿仗着他的射箭技术,不致力于治理百姓而沉溺于原野打猎,抛弃了武罗、伯因、熊髡、尨圉等贤臣而任用寒浞。寒浞,是伯明氏的坏子弟,伯明后寒丢弃了他。后羿收养了他,信任并且使用他,作为自己的辅政大臣。寒浞对内献媚,而在外边广施财物,愚弄百姓而使后羿专以打猎为乐。扶植了奸诈邪恶,用这个取得了后羿的国和家,外部和内部都顺从归服。后羿仍然没有醒悟,准备从打猎的地方回来,他的手下人把他杀了煮熟,让他的儿子吃,他的儿子不忍心吃,又被杀死在有穷国的城门口。……寒浞和后羿的妻妾生了浇和豷,……。

  寒浞遭到了后人的唾弃,而后羿、嫦娥受到后人的同情与追思,于是有了嫦娥奔月的神话,神话中说嫦娥居于广寒月宫,广寒宫,实则寒浞之宫也。“不死之药”为隐喻,言嫦娥被迫为寒浞生子,后羿连同其有穷氏部落则彻底灭亡而不得再生。后人为纪念后羿与嫦娥,于是编造了美丽的神话故事。嫦娥墓位于今山东省日照市的天台山上,陪伴在后羿墓的旁边,死后夫妻终得破镜重圆。寒之领地,位于今山东潍坊寒亭也。

  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,姮娥窃之以奔月,将往,枚筮之于有黄,有黄占之曰:“吉。翩翩归妹,独将西行,逢天晦芒,毋惊毋恐,后且大昌。”

  《归藏·归妹》卦辞完全是观象系辞,归妹上震下兑,震为惊恐,为动,为奔,为往,为翩翩(《周易》泰卦六四处互体震中,亦有“翩翩”);兑为西,为妹,为幽。熹平石经梁丘易作“归昧”,正是取自《归藏·归妹》“逢天晦芒”。巫师有黄为嫦娥占卜的结果是“后且大昌”,嫦娥历经四千年,至今享有盛名。《周易》归妹卦义为媵妾,这是取自当年嫦娥被迫为寒浞做妾的真相。

  彖曰:归妹,天地之大义也,天地不交,而万物不兴。归妹,人之终始也。说以动,所归妹也。征凶,位不当也。无攸利,柔乘刚也。

  彖传说:归妹卦,体现了天地的宏大意义,天地间阴阳不能相交合,则万物不能兴起。嫁出少女,人类就能终而复始的繁衍生息。下兑悦而上震动,正可以嫁出少女。前进有凶险,是说中四爻不当位。无所利益,是说六三乘刚。

  ○《系辞传》曰:“若夫杂物撰德,辩是与非,则非其中爻不备。”二至五为中爻,渐卦中四爻全得正,归妹卦中四爻皆不当位(偏也),此所以渐卦为正妻,归妹为媵妾也。

  渐卦因为中爻得正,故《彖传》说“进得位,往有功也。进以正,可以正邦也。”故渐卦可作为士大夫之处士也,有治国安邦之功。

  而归妹卦中爻虽不得正,却亦有大功,其功不在正邦,而在于协理家庭、繁衍子孙,而人口是国家的基础。所以《彖传》说“归妹,天地之大义也”。《庄子》曰“《易》以道阴阳”,帛书《衷》曰“《易》之义唯阴与阳”,归妹卦为少女出嫁于长男,合乎天地阴阳之大义,如咸卦《彖传》所说“天地感而万物化生”,《系辞传》所谓“天地姻缊,万物化醇。男女构精,万物化生。”

  归妹卦卦辞“征凶,无攸利”,“征凶”是因为“位不当也”,归妹中爻二三四五皆不当位;“无攸利”,是因为“柔乘刚也”归妹卦六五、六三皆乘于刚爻之上,六五守中而应九二,阴遇阳则气缓和,唯六三与上六相敌,阴邪加重,故乘刚,不正则不可以“征”,《孟子·尽心下》曰:“征之为言正也。”(征,《帛书》均作“正”)征为征伐,归妹卦为协理家庭、繁衍子孙之卦,故其卦义不在征伐也。所谓渐卦可言国事,归妹可言家事也。

  孔子唯恐后人见归妹占辞“凶”而轻视之,故于《彖传》首言“归妹,天地之大义也”,《周易乾凿度》则引孔子言,更加细致地阐述了归妹之大义:

  孔子曰:“《易》本阴阳,以譬于物也。掇序帝乙、箕子、高宗著德,《易》者所以昭天道、定王业也。上术先圣,考诸近世,采美善以见王事,言帝乙、箕子、高宗明有法也。美帝乙之嫁妹,顺天地之道,以立嫁娶之义,义立则妃匹正,妃匹正则王化全。”

  孔子曰:“泰者,正月之卦也。阳气始通,阴道执顺,故因此以见汤之嫁妹,能顺天地之道、立教戒之义也。至于归妹,八月卦也,阳气归下,阴气方盛,故复以见汤妹之嫁。以天子贵妹而能自卑,顺从变节而欲承阳者(郑玄注:下嫁以从夫故曰变节也),以执汤之戒(郑玄注:此谓教戒之义)。是以因时变一用,见帝乙之道,所以彰汤之美,明阴阳之义也。

  孔子曰:自成汤至帝乙。帝乙,汤之元孙之孙也。此帝乙即汤也。殷录质以生日为名,顺天性也,元孙之孙,外绝恩矣。同以乙日生,疏可同名。汤以乙生,嫁妹,本天地,正夫妇,夫妇正,王道兴矣。故曰:《易》之帝乙为成汤,《书》之帝乙,六世王同名,不害以明功。”

  “帝乙归妹”分别出现于泰卦和归妹卦的六五爻,这是因为按卦气理论,泰卦为正月卦,归妹卦为八月卦,二、八月(二月仲春、八月仲秋即中春、中秋)是阴阳二气平衡之时,泰卦与归妹卦的阴阳爻数目相等,故二卦皆“顺天地之道,以立嫁娶之义”,“明阴阳之义”,“汤以乙生,嫁妹,本天地,正夫妇,夫妇正,王道兴矣。”此亦《系辞传》“生生之谓易”也。(按:《乾凿度》卦气与孟喜卦气同,《汉书·儒林传》云孟喜“得《易》家候阴阳灾变书”而“改师法”,故卦气理论不一定属于《周易》体例。实际上,按照《周易》的互体体例,泰卦的中四爻互归妹卦,故两卦皆有“帝乙归妹”之辞。)

  《乾凿度》引孔子曰“汤妹之嫁,以天子贵妹而能自卑”,盖归妹为媵妾制度,商汤帝乙贵为天子,却将自己的妹妹做诸侯的媵妾,一则体现了帝乙的谦卑,二则体现了“明阴阳之义”,如此“王道”必然兴盛。

  媵婚制的目的,是为了巩固家族的婚姻关系,如果嫡妻(正妻)没有生育,媵妾的儿子同样可以继承家业,承嗣宗祖,而媵妾与正妻都是来自同一家族,彼此没有嫉妒。故《白虎通》云:“备姪娣者,为其必不相嫉妒也。一人有子,三人共之,若已生之,是为娣者,所以绝嫉妒、广嗣续,以恒夫妇之道,故曰以恒也。嫡无子,姪娣有子亦不出,所以必有姪娣之义。”

  象传说:泽上有雷,是归妹卦的象;君子由此领悟应永久其传、生息嗣续,明了物之有敝坏,而为相继之道。

  ○“君子以永终知敝”,传统解读为:“因明夫妇之道,宜于长久至终,又当知防止淫佚行为之敝坏此道。”此略与归妹卦卦义不协。根据卦义,归妹卦为协理家庭、繁衍子孙之卦,此处“永终”与《彖传》“归妹,人之终始也”义近,嫁出少女,人类就能终而复始的繁衍生息。程颐的释读十分精当:“永终,谓生息嗣续,永久其传。知敝,谓知物之有敝坏,而为相继之道。”今采用程子之说。

  刘向曰:“雷以二月出,其卦曰豫,言万物随雷出地,皆逸豫也。以八月入,其卦曰归妹,言雷复归入地,则孕毓根荄,保藏蛰虫,避盛阴之害。”《礼记·月令》:“仲春,雷乃发声,仲秋,雷始收声。”刘向以后天八卦诠释豫卦与归妹卦,豫卦卦主上震为二月,归妹卦上震为雷,下兑为八月,此与《乾凿度》所引归妹卦八月不是一个理论,刘向的理路属于《周易》体例。二月“雷乃发声”,故有“雷出地奋”的豫卦之象,八月“雷始收声”,故有“雷在地中”的复卦之象,复卦有“孕毓根荄,保藏蛰虫”之象,此繁衍生息之道也。

  象传说:嫁出妹妹为人之妾,符合婚嫁的常道;瘸腿而行走,是说媵妾辅助嫡妻行事以获吉。

  ○能,通“而”,却也。履卦、归妹卦爻辞“跛能履”、“眇能视”,《周易集解》均作“跛而履”、“眇而视”。

  跛[bǒ],瘸腿。下卦兑,兑反巽,巽为股,故言跛。跛者一偏而一正,正者嫡妻也,偏者媵娣也。跛能履,喻娣以妾媵而能助正室。

  虽然媵婚随嫁的有姪和娣,但归妹卦只言“娣”不言“姪”,如初九“归妹以娣”,九三“反归以娣”,六五“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”。《诗经·大雅·韩奕》言“韩侯取妻”时,齐诗和毛诗均作“诸娣从之,祁祁如云。”《笺》云:“媵者必姪娣从之,独言娣者,举其贵者。”唯鲁诗作“姪娣从之,祁祁如云。”据刘兴均《“姪从媵”考》的统计,《左传》中关于“娣从媵”的记载凡四十见,而“姪从媵”仅三见,且均在齐、鲁。

  ○归妹卦六爻,初、二爻言媵妾婚前的德行培养;三、四爻言随嫡妻出嫁后,因年幼,媵妾之返归与回归,是婚后的等待期;五、上爻言媵妾成年以后承事期的德行落实。故初、二爻为一事,三、四爻为一事,五、上爻为一事。六爻之中,又以九二为媵妾之主爻,以六五为嫡妻之主爻也。

  《周易》卦爻辞是观象而得,故在卦异而辞同之处,最易窥见《周易》观象系辞体例之妙。履卦和归妹卦的初至四爻相同,履卦六三“眇能视,跛能履”,归妹卦初九“跛能履”、九二“眇能视”,由此可见《周易》本卦与互卦的取象体例,“跛能履”取象体卦兑,兑为毁折,损象,兑反巽,巽为股,反象取反义,股有损故“跛”,故履卦六三、归妹初九系辞同为“跛能履”。履卦与归妹卦下卦兑,二至四互离,离为目,结合体卦兑损之象,目有损故“眇”,故履卦六三、归妹九二系辞同为“眇能视”。

  按爻象,耿南仲曰:“视欲正,视而不正,则眇者也。行欲中,行而不中,则跛者也。故归妹初九不中则为跛,九二不正则为眇。履,六三不中又不正,故跛、眇兼焉。归妹、履,皆兑下也。”

  履卦九二“幽人贞吉”,归妹九二“利幽人之贞”,二者有异曲同工之妙。易卦以五二中爻为核心,五二之爻,在国为君臣,在家为夫妻。如渐卦六二“鸿渐于般,饮食衎衎”,原义为未婚夫妇和乐之貌,武帝《诏书》引“鸿渐于般”以喻天子得“贤臣”之喜乐。履卦九二与九五不应,此在野守道之士也,以幽静守中而正固,故《象》曰“中不自乱也”(《尚书·大禹谟》云“野无遗贤,万邦咸宁。”相反,野多遗贤,则潜伏乱机。此所以言“中不自乱也”);归妹九二与六五相应,六五为嫡妻,此言媵妾与嫡妻有顺承之德,嫡妻为明,媵妾为幽,九二以幽静之德守持正固,故《象》曰“未变常也”,常,婚嫁恒常之道也。

  《归藏》履卦以羿为主题,归妹卦以羿与嫦娥为主题。《周易》的履卦与归妹卦同样也有密切的关系。由此可见《周易》与《归藏》的关系。

  《易林·履之履》:“十乌俱飞,羿射九雌;雄得独全,虽惊不危。”元刊《易林》旧注云:“尧时十日并出,羿射其九日,九乌皆死。”

  《经义考》引元·吴莱云:“《归藏》今杂见他书,颇类《易林》,非古易也。”此《易林》引用《归藏》之文耳。

  《归藏·履卦》主题是后羿射十日,履卦与十月太阳历有关,日数十,故《周易》履卦卦序是第10卦。

  《周易》第10卦履卦之后是第11卦泰卦。泰卦二至五连互归妹卦,故六五曰“帝乙归妹”(《周易》归妹卦六五也是“帝乙归妹”)。六四“翩翩”、六五“帝乙归妹”两处爻辞当源自《归藏·归妹》的“翩翩归妹”。

  姮娥即《山海经·大荒西经》所记“生月十二”之常羲,嫦娥与十二月太阴历有关。《周易》第12卦是否卦,帛书《易》作妇卦,帛书卦名与夏代《连山易》有关,此“妇”当为嫦娥。

  按太阴历,晦为阴历二十九、三十,《说文》:“晦,月尽也。”此时日月相比邻。朔为初一,《说文》:“朔,月一日始苏也。”此时日月相会,日食发生在朔。晦,或是嫦娥奔月前的“逢天晦芒”。朔,从屰月。屰即逆,《说文》:“逆,迎也。从辵屰声。关东曰逆,关西曰迎。”段玉裁《说文》注:“逆,迎也。逆迎双声。二字通用。如《禹贡》逆河,《今文尚书》作迎河是也。”金文“朔”字做人登月之象形,或是嫦娥奔月也。

  《左传·昭公七年》“日月之会是谓辰”,日月平均每年相会十二次,故一年十二月。凡月与日同经度不同纬度则为合朔,同经度又同纬度即为日食。日食发生的几率小,日月一般是会而不交。后羿、嫦娥时期的《连山易》(《易本命》)以乾为日、坤为月,故上乾下坤的否卦(妇卦)代表太阴历。

  《杂卦传》属于《归藏》体系,《杂卦传》的第54卦是履卦(后羿),《周易》的第54卦是归妹卦(嫦娥),后羿对嫦娥,而阴历年平年为354天,其巧合如此!

  《履》九二:“履道坦坦,幽人贞吉。”虞翻注曰:“《讼》时二在坎狱中,故称幽人。之正得位,震出兑说,幽人喜笑,故贞吉也。”(虞谓《履》自《讼》来。又注《噬嗑》卦曰坎为狱。)

  《周易述》曰:“幽人,幽系之人。《尸子》曰:文王幽于羑里。(《太平御览·人事部》一百二十七引)《荀子》曰:公侯失礼则幽。(《王霸》篇)俗谓高士为幽人,非也。”家大人(王念孙)曰:惠(惠栋)从虞(虞翻)说是也。《象传》言“中不自乱”,则幽人非谓隐士明矣。《归妹·象传》曰:“利幽人之贞,未变常也。”义亦与此同。《易林·剥卦》曰:“执囚束缚,拘制于吏,幽人有喜。”是汉时说《易》者,以幽人为幽囚之人也。

  引之谨案:虞谓“《讼》时二在坎狱中”,非也。《讼》象已不见,何得仍以《讼》言之?

  今案:《中孚》上巽下兑,其《象传》曰:“君子以议狱缓死。”则兑有议狱之象。兑为口舌,故议狱谓拘囚之而议其罪也。随卦下震上兑,其上六,兑之三爻也。曰‘拘系之,乃从维之’,则兑之三爻有拘系之象。(中孚)九二居兑之中,而为六三所拘系,有幽于狱中待议之象,故曰幽人。归妹之卦亦下兑,故九二曰‘利幽人之贞’。幽人者,兑象,非坎象也。”(睽卦上离下兑,《京氏易传》说,睽曰文明上照,幽暗分矣。陆绩注曰:兑处下为积阴,暗之象也。)

  愚按:王引之以为“幽人”为囚狱之人,又以兑有牢狱之象,此不合《周易》本义。《周易》经传用“幽”字凡八处:

  《象》曰:“丰其蔀”,位不当也。“日中见斗”,幽不明也。“遇其夷主”,吉行也。

  6.《系辞传》:是以君子将有为也,将有行也,问焉而以言,其受命也如响,无有远近幽深,遂知来物。

  7.《系辞传》:夫《易》,彰往而察来,而微显阐幽,开而当名辨物正言断辞则备矣。其称名也小,其取类也大。

  8.《说卦传》:昔者圣人之作《易》也,幽赞于神明而生蓍,参天两地而倚数,观变于阴阳而立卦,发挥于刚柔而生爻,和顺于道德而理于义,穷理尽性以至于命。

  以上《周易》经传中,“幽”字自带诠释者,如困卦初六、丰卦九四《象》皆曰“幽不明也”,《系辞传》“是故知幽明之故”,是幽与明意义相对。《尚书·舜典》“黜陟幽明”,《大戴礼记·曾子天圆》:“天道曰圆,地道曰方,方曰幽而圆曰明。”亦是幽与明相对。《经义述闻》所引“《京氏易传》说,睽曰文明上照,幽暗分矣”,正是幽暗与文明相对。

  幽,《说文》“隐也。从山中微(幺幺),(幺幺)亦声。”罗振玉《增订殷虚书契考释》:“古金文幽字皆从火从丝,与此同。隐不可见者,得火而显。”“无有远近幽深”、“微显阐幽”、“幽赞于神明”,此三者皆是幽微之义。《诗·小雅》“幽幽南山”。幽、隐、阴,皆影纽,音近义通。

  《礼记·檀弓》“望反诸幽,求诸鬼神之道也。”《礼记正义》:“望反诸幽,求诸鬼神之道也。鬼神处幽暗,望其从鬼神所来。北面,求诸幽之义也。乡其所从来也。《礼》复者升屋北面。乡本又作向,同,许亮反。”

  履卦、归妹卦九二体兑,兑为巫,巫者“幽赞于神明”,“求诸鬼神之道也”,有幽隐之义;阴卦中兑为最幼(少女),有幽微之义;兑为泽,有幽深之义;此所以兑有“幽”象。困卦九二“入于幽谷”,盖九二体坎为隐,亦幽暗之义,此兑、坎先后天借象也,坎先天卦位在西,后天为兑。传本《归藏》归妹曰:“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,姮娥窃之以奔月,将往,枚筮之于有黄,有黄占之曰:‘吉。翩翩归妹,独将西行,逢天晦芒,毋惊毋恐,后且大昌。’”兑为西,故曰“西行”,兑为幽,故曰“晦芒”,震为惊恐为大昌也。

  可见《周易》时期“幽”字无“囚”之义,王引之的释读是错误的。熹平石经《周易》归妹作“归昧”,昧,幽暗也,归妹卦主爻九二称媵妾为“幽人”,正是“归昧”之义。根据《经义述闻》引用《尸子》《荀子》言,知约在战国中期“幽”引申为“囚”,幽、囚皆幽部韵,又牢狱幽暗,故假借之。汉代“幽”之“幽暗、幽微”和“囚”义并用:《后汉·章帝章和元年诏》“光照六幽”(幽隐之义),《史记·乐书》“极幽而不隐”(深微之义),《史记·太史公自序》“幽于缧紲”(囚义),《杨恽报孙会宗书》身幽北阙(囚义)。

  六三:嫁出妹妹为人之妾,需要等到二十岁才可承事夫君,婚礼后三个月随同返还马匹返回到娘家。

  象传说:嫁出妹妹为人之妾,需要等到二十岁才可承事夫君,是说出嫁时年龄还没有到时候。

  《释文》“以须”:“如字,待也。郑云:有才智之称。荀、陆作嬬。陆云:妾也。”今帛书《易》正作“嬬”。《需·彖》曰:“需,须也。”嬬,《说文》“弱也。一曰下妻也。”下妻,妾也。

  须,为二十八宿北方星宿须女(简称“女”),《开元占经》:“《郗萌》曰:‘岁星守须女,为后夫人有变,一曰妾为主。’《圣洽符》曰:‘须女者,主娶妇嫁女也。’《甘氏》曰:‘须女动则嫁娶将有嫁娶占于须女。’”

  蓝甲云《〈归妹〉卦媵婚制考论》(湖南大学学报(社会科学版)2006.3)说:

  “反归以娣”是说,婚礼后三个月,返还马匹时,作为陪嫁的媵女即嫡妻之娣,因年龄太小,又返回到娘家,以待年长后再送回夫家。估计姪娣年龄幼小者,还未到成年,在参加完婚礼仪式之后又随反马之时返回娘家。

  ………隐公七年,“春,王三月,叔姬归于纪”。叔姬是伯姬的妹妹,叔姬在伯姬出嫁时,年龄尚小,有可能作为媵女陪嫁过去后又随反马之时返回父母之国,史书无记载,只能揣测而已。到了她姐姐出嫁后五年,叔姬亦已成年,因此才嫁过去。

  何氏休曰:“叔姬者,伯姬之媵也。至是乃归者,待年父母国也。妇人八岁备数,十五从嫡,二十承事君子。媵贱书者,后为嫡,终有贤行。纪使为齐所灭,纪季以入于齐,叔姬归之,能处隐约,全竟妇道,故重录之。”

  由何氏之语可知,伯姬出嫁时,叔姬十五岁,可以从嫡,即可以作为媵陪嫁过去。但因未到二十岁,因此待年父母之国,到了二十岁后嫁过去,所谓“二十承事君子”。

  媵的地位很卑贱,为何《春秋》要记上一笔呢?因为叔姬后来成为了嫡妻,并有贤德之举。庆幸有了这条记载,我们才可以考知媵婚的一些礼制情况。

  ○愆[qiān],《说文》“过也。”六三体兑为少女,年龄尚幼,故返归娘家。今九四已经进入上卦,上卦震为夫君,故夫君召唤媵妾回家,九四爻辞实为夫君与媵妾生动的对话,夫君说“归妹愆期”:“已经超过期限了,快回家吧!”媵妾说“迟归有时”:“我还没有到二十岁呢!到了年龄我就过去。”

  ○九四体坎为月,二四互离为日,故曰“期”、“时”。居位不正,与初九不应,故曰“愆期”、“迟归”。

  六五:帝乙将他的妹妹出嫁,嫡妻的衣饰不如媵娣的衣饰漂亮;(品德如)月亮接近圆满(而不盈),吉祥。

  象传说:帝乙将他的妹妹出嫁,衣饰不如媵娣的衣饰漂亮,是说其位在中,重在德行。

  ○袂,读[mèi],《说文》“袖也。”此处以衣饰的局部袖子借代整个衣饰。困卦以朱绂、赤绂、金车借代上等贵族,渐卦上九以“羽”借代鸿雁,都与此类似。

  ○按商周婚嫁媵妾制度,媵妾是嫡妻自己的妹妹(娣)和长兄的女儿(姪,侄女),六五帝乙归妹言娣,可见是将自己的两个妹妹出嫁。作为嫡妻的衣饰不如小妹妹的衣饰漂亮,这是体现《乾凿度》引孔子所说“汤妹之嫁,以天子贵妹而能自卑”之道,汤乙“嫁妹,本天地,正夫妇,夫妇正,王道兴矣。”

  月几望,归妹卦上震下兑,阴历十四、十五黄昏之时,自兑西望东天,月几近于望日之圆,而不至于盈满,亦谦卑之道,故获吉祥。

  朱震《汉上易传》引《子夏易传》:“子夏曰:帝乙归妹,汤之归妹也。汤一曰天乙。”王应麟《困学记闻》、赵汝楳《周易辑闻》皆载《子夏易传》此条。可知子夏是以“帝乙归妹”为“汤之嫁妹”,以“帝乙”为成汤。

  “帝乙归妹”,《子夏传》“谓汤之归妹也。”《京房》载汤嫁妹之辞曰:“无以天子之尊而乘诸侯,无以天子之富而骄诸侯。阴之从阳,女之顺夫,本天地之义也。往事尔夫,必以礼义。”荀爽《对策》引“帝乙归妹”,言汤以娶礼归其妹于诸侯也。张说《鄎国公主铭》亦云:“帝唐降女,天乙归妹。”(注:帝唐,商汤)若《左传》筮遇《泰》之《需》曰:“微子启,帝乙之元子也。”虞翻亦云:“纣父。”二说不同,《正义》皆略之。

  《左传·哀公九年》(公元前486年),晋国的赵鞅(即赵简子)欲援郑而伐宋,阳虎以《周易》筮之,遇泰之需,曰:“微子启,帝乙之元子也。…若帝乙之元子归妹,而有吉禄,我安得吉焉?”阳虎是以微子的父亲为“帝乙”。东汉虞翻沿袭此说,《周易集解》引虞翻曰:“帝乙,纣父。”微子是商王帝乙的长子,纣王的庶兄,《吕氏春秋》称微子、微仲与纣王三人同母,但是其母在生微子和微仲时尚未成为妃,所以是庶子。

  阳虎此处言“帝乙”是微子之父,是占《易》之用,而非解《易》之用,具体是为了占卜征伐宋国之吉凶,因为微子是宋国的开国之君(周成王册封),故以“帝乙”为微子之父。

  从以上文献可知,孔子、子夏以“帝乙”为成汤,后被京房、荀爽等人所承袭。孔子“帝乙为成汤”之说与《左传》阳虎以微子之父为“帝乙”,虽皆《周易》古训,但“帝乙为成汤”之说显然为优。如此,顾颉刚认为“帝乙归妹”是古书失载的商王帝乙嫁女于周文王的故事便有商榷的必要。

  《周易》言“月几望”者有三处,第9卦小畜上九,第54卦归妹六五,第61卦中孚六四。

  第9卦小畜与第10卦履是一对卦,故两卦可视为夫妻,既然履卦为后羿,则小畜为嫦娥,小畜上九云“妇贞厉,月几望”,“妇贞厉”正是后羿被寒浞杀死后嫦娥的处境,“月几望”代表嫦娥的身份。归妹卦的原主人公是嫦娥,言“月几望”是自然的。第61卦中孚六四,即中孚之履也,履卦的原主人公是嫦娥夫君后羿。

  上六:女子手捧竹筐,筐内没有祭品,男子宰杀羊,没有血,(夫妇祭祀之礼难成),无所利益。

  ○上六言夫妻祭祀,郑玄注云:“宗庙之礼,主妇奉筐米。士昏礼,妇入三月而后祭行。”上六爻辞的取象极妙:

  因为是上六爻,故先从下卦到上卦取象:下兑为女,上震为竹,引申为筐,“女承筐”之象也,上六柔爻为虚,故曰“无实”。

  从上卦到下卦取象:震为长子,引申为士,兑为羊,上之应爻三,三处互体离为戈兵,引申为刲[kuī],故曰“士刲羊”,离反坎,坎为血,反象取反义,故曰“无血”。

  上六与六三相敌,故夫妻祭祀之礼难成。按宗庙之礼,祭祀应由夫君和主妇(嫡妻)举行,所谓“主女奉筐米”,这里却是兑女即媵妾承筐,显然不合礼制,所以会出现三无:“无实”、“无血,无攸利”。

  五、上爻言媵妾成年以后承事期的德行落实,《周易》以不当位为凶,然而归妹卦的主角是媵妾,归妹卦的中四爻都不得正,反而符合媵妾在偏的地位,故中四爻皆吉,而上六得正,有夺嫡之象,无应无比,有一意孤行之象。周公当年演算归妹卦,一定想到了媵妾婚姻存在的隐患,于是系了如此“尴尬”的爻辞,这种妻妾之争的祸患在整个封建社会时期不断上演,影响着历史的演进,映射着人性的善恶。它为新社会实施的一夫一妻制度奠定了理性的基础。而孔子在《彖传》中先说“归妹,天地之大义也,天地不交,而万物不兴。归妹,人之终始也。”此言是说媵妾制度有其历史的合理性,后言“说以动,所归妹也。征凶,位不当也。无攸利,柔乘刚也”,这似乎暗示着媵妾制度最终的结局。

  李平问先生曰:“《易》归妹之上六曰:‘女承匡无实,士刲羊无血,无攸利。’将以辤,是何明也?子曰:此言君臣上下之求者也。女者,下也。士者,上也。承者,□[也,匡]者,□之名也,刲者,上求于下也,羊者,众也,血者,恤也,攸者,所也。夫贤君之为列立也,与实俱。群臣荣其列,乐其实。夫人尽忠于上,其于小人也,必谈博知其有无,而□□□□,是以□□□行,莫不劝乐以承上求,故可长君也。贪乳(乱)之君不然,君臣虚立,皆有外志,君无赏罚以劝之。其于小人也,赋敛无根,耆欲无猒(厌),征求无时,财尽而人力屈,不朕上求,众有万□而上弗恤,此所以亡其国以及其身也。夫明君之畜其臣也,不虚忠臣之事,其君也有实,上下迵实,此所以长有令名于天下也。夫忠言情爱而实弗修,此鬼神之所疑也,而兄(况)人乎?将何所利?故《易》曰:“女承匡无实,士刲羊无血,无攸利。”此之谓也。

  孔子曰:夫无实而承之,无血而卦(刲)之,不亦不知乎?且夫求于无有者,此凶之所产也,善乎谓□无所利也。

  子曰:君人者有大德于[臣]而不求其报,则□□要晋宋之君是也;臣人者有大德于[人而不求其报],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王子比干、五子[胥](伍子胥)□□子隼是也。君人者有大德于臣而不求其报,□道也;臣者[有大德于人]而不求其报,列道也。是故君求报于人,士饶壮而不能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矣。”

  帛书《缪和》引孔子言“女者,下也。士者,上也。承者……;刲者,上求于下也”,这印证了笔者对于归妹上六取象的推断是正确的。按照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路,夫妻关系可以引申为君臣关系,这也是帛书《缪和》的理路。孔子将下兑“女”比作臣,上震“士”比作君,将“女承筐无实”之“实”,引申为实心实意之德,将“士刲羊无血”,引申为君臣为民众的体恤。君臣之间如果玩虚的,必将“亡其国以及其身”,君臣“上下迵实,此所以长有令名于天下也”。

  帛书《缪和》篇的解读,详见刘大钧先生《读帛书〈缪和〉篇》和《再读帛书〈缪和〉篇》。

  归妹卦六爻,初、二爻言媵妾婚前的德行培养;三、四爻言随嫡妻出嫁后,因年幼,媵妾之返归与回归,是婚后的等待期;五、上爻言媵妾成年以后承事期的德行落实。故初、二爻为一事,三、四爻为一事,五、上爻为一事。六爻之中,又以九二为媵妾之主爻,以六五为嫡妻之主爻也。

  渐卦卦义为婚姻的嫡妻制度,出于尊重女权,故初始和过程多有艰辛,最终得以“其羽可用为仪”的六礼依次举行。归妹卦义为媵妾制度,嫡妻为正,媵妾为偏,故归妹卦六爻的中四爻因不得正而反获吉,盖合乎媵妾之德也。归妹无需六礼,故初九为归妹之初即“征吉”,唯有上六为归妹之终,得正,则欲夺嫡妻之位,无应与,象一意孤行,最终与夫君祭祀却落得“无实”、“无血,无攸利”的三无结局。

  为何古人也说《周易》难懂?因为《周易》是超越时空的真理,故即使古人也很难看懂这一用合乎中古风俗的中古文字写成的《周易》古经。以归妹卦为例,虽然新社会实施了一夫一妻制度,但是归妹卦卦时仍然起作用,当今它以“二奶”、“情妇”的潜流形式存在于社会,由于是潜流,便没有礼制的约束,所以上六“女承筐无实,士刲羊无血,无攸利”的结局更加明显。

  文王、周公、孔子都是生活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时期,但是三圣将渐卦作为正式夫妻关系的卦,将归妹作为偏妻、媵妾的卦,此中早已揭示了人生的真相。渐卦的上卦为巽长女,归妹卦下卦兑少女,这就是说渐卦所以有吉祥的结局,是因为成熟贤良的长女主管家庭,它的地位是崇高的,而归妹卦将少女置于下位,这是对人人平等的否定,人生来应该平等,为何我与我姐姐天生不平等,这种当时社会的礼制约定必然会埋下祸根。三位圣人都知道,当时限于生产力的水平,媵妾制度乃是必须,孔子不得不先赞叹一番,但他们也觉悟到了归妹卦“征凶,无攸利”的最终后果。故悟道者,必是先知先觉者。

  刘鹗遣戍新疆,次年宣统改元大赦,后余人均如期释放,仅刘鹗一人,差了几天,皆不获生还。己酉正月初一,刘起《易经》卦,是“归妹,永终知蔽”。高子衡开玩笑说:“天禄永终,四海困穷。”刘怫然说:“哪里,是永远监禁终止。”当时大家都知改元当有大赦,赐还有望,相与一笑而散,想不到不幸言中。(刘蕙孙《铁云先生年谱长编》)

  注:清宣统元年,己酉(1909)。刘鹗五十三岁。正月开始撰写《人寿安和集》。七月初八日中风,当天逝世。遗体运回淮安,次年安葬于淮安东南曹围。

  晋侯之入也,秦穆姬属贾君焉,且曰:“尽纳群公子。”晋侯烝于贾君,又不纳群公子,是以穆姬怨之。晋侯许赂中大夫,既而皆背之。赂秦伯以河外列城五,东尽虢略,南及华山,内及解梁城,既而不与。晋饥,秦输之粟,秦饥,晋闭之籴,故秦伯伐晋。

  卜徒父筮之,吉:“涉河,侯车败。”诘之,对曰:“乃大吉也,三败必获晋君。其卦遇《蛊》曰:‘千乘三去,三去之余,获其雄狐。’夫狐《蛊》,必其君也。《蛊》之贞,风也,其悔,山也。岁云秋矣,我落其实,而取其材,所以克也。实落材亡,不败何待?”

  穆姬闻晋侯将至,以大子、弘与女简璧登台而履薪焉。使以免服衰绖逆,且告曰:“上天降灾,使我两君匪以玉帛相见,而以兴戎。若晋君朝以入,则婢子夕以死,夕以入,则朝以死,唯君裁之。”乃舍诸灵台。

  初,晋献公筮嫁伯姬于秦,遇《归妹》之《睽》。史苏占之曰:“不吉。其繇曰:‘士刲羊,亦无衁也。女承筐,亦无贶也。西邻责言,不可偿也。《归妹》之《睽》,犹无相也。’《震》之《离》,亦《离》之《震》,为雷为火。为嬴败姬,车说其輹,火焚其旗,不利行师,败于宗丘。《归妹》《睽》孤,寇张之弧,侄其从姑,六年其逋,逃归其国,而弃其家,明年其死于高梁之虚。”

  及惠公在秦,曰:“先君若从史苏之占,吾不及此夫。”韩简侍,曰:“龟,象也;筮,数也。物生而后有象,象而后有滋,滋而后有数。先君之败德,乃可数乎?史苏是占,勿从何益?《诗》曰:‘下民之孽,匪降自天,噂沓背憎,职竞由人。’”

  晋献公生前宠幸骊姬,废长立幼,导致骊姬之乱,太子申生被害,重耳、夷吾出走。公元前651年晋献公死后,骊姬姊妹的儿子先后被杀,晋国出现权力线年(鲁僖公十年)夷吾在秦穆公的支持下回国继承君位,即晋惠公。秦穆姬(秦穆公的夫人,晋惠公的同父异母姐姐,公元前655年鲁僖公五年,晋献公将大女儿嫁给秦穆公,这就是秦穆姬。)把贾君(先君晋献公夫人)嘱托给他,而且说:“把公子们都接回国内。”可是晋惠公却与母后贾君通奸,又不接纳公子们回国,由此穆姬就怨恨他。晋惠公曾经答应给中大夫送礼,后来也都不给了。还答应给秦穆公黄河以西和以南的五座城,东边到虢略镇,南边到华山,还有黄河之内的解梁城,后来都不兑现。(公元前647年,鲁僖公十三年)晋国有饥荒,秦国给它运送粟米;次年秦国有饥荒(公元前646年,鲁僖公十四年),晋国却拒绝秦国买粮,所以(公元前645年,鲁僖公十五年)秦穆公攻打晋国。

  征伐晋国前,卜徒父用筮草占卜,吉利:“渡过黄河,毁坏侯的车子。”秦穆公仔细追问,卜徒父回答说:“这是大吉大利。晋军连败三次,晋国国君必然被俘获。这一卦得到《蛊》,繇辞说:‘三去除一千辆兵车,三去除之余,获得雄狐。’雄狐指的一定是他们的国君。《蛊》的内卦是风,外卦是山。时令到了秋天了,我们的风吹过他们山上,吹落了他们的果实,还取得他们的木材,所以能战胜。果实落地而木材丢失,不打败仗还等待什么?”(

  秦穆姬听说晋惠公将要来到,领着太子莹、儿子弘和女儿简、璧登上高台,踩着柴草。她派遣使者捧着遭丧所着丧服前去迎接秦穆公,说:“上天降下灾祸,让我两国国君不是用礼品相见而是兴动甲兵。如果晋国国君早晨进入国都,那么我就晚上;晚上进入,那么我就早晨。请君王裁夺。”于是秦穆公把晋惠公拘留在灵台。

  注:当在出嫁之年,即公元前655年),得《归妹》之《睽》(即《归妹》上六)。史苏预测说:“不吉利。卦辞说:‘男人宰羊,不见血浆;女人拿筐,不见赐粮。西邻责备,不可补偿。《归妹》变《睽》,没人相帮。’《震》卦变成《离》卦,也就是《离》卦变成《震》卦。‘又是雷,又是火,胜者姓嬴,败者姓姬。车子脱落轮轴上的伏兔,大火烧掉军旗,不利于出师,在宗丘打得大败。《归妹》嫁女,《睽》离单孤,敌人的木弓将要张舒。侄子跟着姑姑,六年之后,逃回自己所居,抛弃了他的家,明年死在高梁的废墟。’”

  等到惠公被俘于秦国,说:“先君如果听从了史苏的占卜,我不会落到这个地步!”韩简随侍在侧,说:“龟甲,是象;筮草,是数。事物产生以后就有象,有象以后才能滋长,滋长以后才有数(杜预注:言龟以象示,筮以数告,象数相因而生,然后有占,占所以知吉凶,不能变吉凶)。先君败坏的道德,难道可以数得完吗?史苏的占卜,即使听从了,又有什么好处?《诗》说:‘黎民百姓受灾难,灾难并非降自天。当面聚欢背后恨,罪责应由主人担。’”

  僖公五年》说,“执虞公及其大夫井伯,以媵秦穆姬。”公元前655年,晋献公将大女儿嫁给秦穆公,这就是秦穆姬,其中虞公和他的百里奚做了秦穆姬的陪嫁奴仆。出嫁前,晋献公为嫁伯姬给秦国而占筮,得《归妹》之《睽》,即《归妹》上六。史官苏说“不吉”,其繇曰:“士刲羊,亦无衁也。女承筐,亦无贶也。西邻责言,不可偿也。《归妹》之《睽》,犹无相也。”这个系辞是史官苏根据《周易》归妹上六爻辞发挥的。衁[huāng],《说文》“血也。从血亡省。”贶[kuàng],《说文·新附》“赐也。”羊、衁、筐、贶、偿、相均为阳部韵。归妹卦上震东下兑西,秦在西,晋在东,故以兑卦为秦国,兑为口,故有“责言”。睽为乖,故“无相”。

  《左传·闵公二年》成季之将生也,桓公使卜楚丘之父卜之,遇《大有》之《乾》,曰:“同复于父,敬如君所。”后天卦离在南,先天卦位乾亦在南,是离与乾互借,乾为父,故曰“同复于父”。帛书《易》坤作“川”,《春秋左传正义·宣十二年》杜预注:“坎为众,坎为川”,《国语·晋语》有“坎,劳也,水也,众也”,《说卦传》“坤为众”,后天卦位坎在北,先天卦位坤在北,故坎与坤互借(详见:《周易诠释·论《说卦传》的“借象”和“逸象”》)

  643年,晋惠公让太子圉到秦当人质,秦穆公把他女儿嬴氏(即怀嬴)嫁给他。前637年,姬圉得知父亲晋惠公病重,担心会改立其它兄弟为太子,遂抛弃怀嬴,逃回晋国。同年,父亲晋惠公逝世,太子圉登上宝座,是为晋怀公。太子圉是晋惠公的儿子,秦穆姬是晋惠公的姐姐,所以太子圉与秦穆姬是“侄其从姑”,太子圉共在秦国住了六年,即“六年其逋,逃归其国,而弃其家”,夫谓妻为家,弃其家谓弃其妻。

  636年,太子圉逃走后,秦国十分生气,就把怀嬴改嫁给了重耳,改称文嬴,并派军队送重耳回晋国做了国君,这就是晋文公。怀公圉抵抗失败后被迫逃亡高梁,被重耳派人杀死。这就是“明年其死于高梁之虚”。

  疏:卜之用龟灼以出兆,是龟以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之象而告人。筮之用蓍揲以为卦,是筮以阴阳蓍策之数而告人也。凡是动植飞走之物,物既生讫而后有其形象,既为形象而后滋多,滋多而后始有头数。其意言龟以象而示人,筮以数而告人。……明祸败既定,龟筮知之,从之不能损,不从不能益也。

  夷吾即位,是为晋惠公,然而晋惠公却多次背信弃义终致被俘蒙羞,幸亏有姐姐秦穆姬冒死相救,使得晋惠公迷途知返,重新振兴晋国。而其后晋怀公圉为了权力抛弃妻子而亡命,皆是自作自受耳。《诗》曰:“下民之孽,匪降自天,噂沓背憎,职竞由人。”

  提示:本课完,回复“易经+卦序”(如“易经01”)或卦名(如“乾卦”)给文化传统,获得该卦课程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